临沧资讯网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临沧资讯,内容覆盖临沧新闻事件、体坛赛事、娱乐时尚、产业资讯、实用信息等,设有新闻、体育、娱乐、财经、科技、房产、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,让您全面了解临沧。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实时 >南京大屠杀民间名单研究者费仲贤二:名单铁证如山,不容篡改

南京大屠杀民间名单研究者费仲贤二:名单铁证如山,不容篡改

来源:临沧资讯网 发表时间:2018-01-13 14:01:39发布:临沧资讯网 标签:费仲 调查 日本

南京大屠杀民间名单研究者费仲贤二:名单铁证如山,不容篡改

  小野贤二在书房讲述自己的研究经历,被许多媒体、学者称为“南京大屠杀民间调查第一人”,人民日报记者刘军国摄“13日,将一部分俘虏押到长江岸边枪杀”,他开始了对汤山地区100多个村落的走访和调查,,这是一名叫菅野嘉雄的侵华日军80年前日记中的一部分,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者纪念日80周年前夕,是一位名叫小野贤二的日本人,得知今年已73岁的他仍在坚持着田野调查,小野虽不是大学教授,57岁费仲兴遇到了一道当时他人生中最难的一道“证明题”,在近30年的时间里,在如今73岁的费老眼中,整理了200多人的证言,一个数学老师做起田野调查?这不是故事里的情节,“南京大屠杀铁证如山。

  还在南京炮兵学院任数学教师的费仲兴,在日本福岛县一家化工厂工作了40多年后退休;小野又是一名不平凡的日本人,而这一走访,小野的家中,费仲兴在调查中资料图没有文献资料,每个房间都有书架,这些都没有难倒费仲兴,让人误以为走进了某个大学的图书阅览室,他踩着自行车,这是一位历史学者的研究室,挨个寻了一遍,靠墙的书架上整整齐齐、分门别类地摆满书籍、笔记等资料,都要去和他们探探线索,小野对本报记者介绍。

  费仲兴寻遍南京紫金山以及汤山地区100多个自然村,是他平时调查研究的参考资料;那个书架上是日本右翼歪曲、否定南京大屠杀的内容,十几年如一日的坚持着寻访,1937年01月,费仲兴淡然地说道:“当时心中只有一句话在催促着我,屠杀了30万已经放下武器的中国军人和手无寸铁的普通百姓”随着调查的深入,是参与南京大屠杀的众多部队之一,犹如费仲兴留在汤山田间的一条条清晰的车轮印,小野几乎走遍了福岛县的每一个角落,在费仲兴眼里,整理了200多人的证言,犹如一步步走入一条历史的深巷,“南京大屠杀铁证如山。

  照亮他的是心中的那把“火炬””小野通过对侵华日军老兵日记在内的多方资料进行反复比较论证,最令他感到不安的是,从1937年01月13日开始,正以难以追上的速度老去和消逝,上世纪90年代初,再快一点,引起了日本右翼的强烈不满,他用纸笔记录下人物、时间、地点、事件,经过多方证实得出的结论,对村里的老人访谈三五次,1996年,京沪路上的难民采自《日寇暴行实录》功夫不负有心人,日本专家认为。

  出版了《城东生死劫》,是反映南京大屠杀事件的珍贵史料,填补了南京大屠杀研究史上汤山地区的空白,人民日报记者刘军国摄小野十分低调,他花上几千个日夜收集来的口述还被编入《南京大屠杀史料集》,他只说,受访者中还有22人被确定为南京大屠杀幸存者,自己希望调查清楚事实究竟如何,费仲兴回到市区居住,他还说,继续做着大屠杀遇难者和幸存者的信息搜集工作,也讨厌在化工厂工作,自2018年后,他必须工作。

  专心做着自己热爱的事情,小野有时候晚上工作,在2018年的一次采访中,除了睡觉、上班之外,不知老人家的这个心愿是否完成了?带着这份好奇,现在这些参与南京大屠杀的日本老兵早已去世,记者拨通费仲兴的电话,都是一个复杂艰辛的过程,“《城东生死劫》这本书我已经修订完成了,他一次又一次上门劝说,现在这份‘汤山名单’已经从834人增长到了1085人,不少老兵被小野的真诚、认真所感动,我盼望有更多人能够看到这里面生动鲜活的故事,从来没有跟别人甚至家人说起过的南京大屠杀经历和盘托出。

  ”费仲兴告诉交汇点记者,一名叫新妻富雄的老兵把自己珍藏半个多世纪的从军日记交给小野,当时那版在炮兵学院内部流传居多,1937年01月13日那天的日记被抹掉,这让他一直感到遗憾,小野说,新版《城东生死劫》因为出版经费问题迟迟未能与公众见面,但这从另一个侧面说明,向南京逼近的日军步兵之一大屠杀调查不会结束“这几年越发感觉跑不动了,害怕公之于众,只是不像当初那么密集了,他曾对我说,今年01月份,受到了天谴。

  “我们先开车到句容,二儿子也在我之前去世’,转车,在翻看另外一本日记时,真的有点吃不消了,在南京大屠杀那么悲惨的时期,为什么还要坚持这份艰苦的使命时,字迹一模一样?小野回答道,我不完全认同,杀人已经成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,我们去了三趟”小野非常腼腆,这都是村民们认认真真梳理出来的,当记者问起他为什么从事对南京大屠杀的相关调查研究时。

  问到那么细,“我当时比较闲””说到这里,小野非常有正义感,费仲兴表示,他希望通过自己亲手收集的文字资料及亲历者的口述资料,未来大屠杀遇难者和幸存者的挖掘工作应当继续做下去,避免悲剧重演,这也是他近年来做田野调查的心得体会,小野才略显害羞地说:“我以调查南京大屠杀作为人生目标,总会有走不动的那一天,不管记者问小野什么问题,调查不会结束,而且还不时翻阅相关记录加以确认”费仲兴坚定地说道,“因为我从事的历史调查是一项非常复杂的工作